奔馳女車主逼加油員磕頭 車主母親先與對方有肢體沖突

2018-11-07 16:48:30 來源: 華商報

0瀏覽 評論0

女兒加油站內開車發生剮蹭,母親遷怒于加油員并發生廝打,女兒稱看母親嘴角流血也加入毆打并要對方道歉,沒想到加油員卻跪地磕頭。11月5日下午,這樣的一幕就發生在漢中市城東一家加油站內。

事件:

女司機加油剮蹭 母女毆打加油員

11月5日,漢中市漢臺區七里辦事處一加油站內,一名加油站工作人員跪在地上不停磕頭的視頻在網絡上熱傳,視頻中被跪拜的是前來加油的奔馳女車主。隨后,華商報記者來到事發加油站,對此進行了調查。

“她打電話說要叫人打我,我一個人害怕發生危險,就下跪向她們道歉。”6日,漢中市漢臺區七里辦事處一加油站內,31歲的加油員小鄧委屈地說。小鄧說,5日下午5時許,一輛奔馳轎車開進加油站準備加油,停錯了位置,她提醒司機轉一下。“她繞了一圈又停錯了,所以又開始往回開,沒想到轉彎時蹭到加油機旁邊的防撞柱上。”小鄧說,隨后一名年紀較大的婦女下車開始責罵她,并和她發生撕扯。

“剛好有個車來加油,我就過去忙了,沒想到她又追了過來。”小鄧說,這名婦女不斷責罵她,并用手在她額頭上不停地指,“最后一下戳到我眼睛邊上了,我看不反抗還不把我眼睛戳瞎了?”隨后,小鄧和這名婦女廝打起來。這時,“車上年輕的女司機帶著2歲半的兒子也下了車,并和母親一起追到營業廳的收費臺開始毆打她,整個過程持續了10多分鐘。”小鄧說。

“女司機打電話叫人,說我不給她媽道歉,就讓人打我。”小鄧說,恐懼之下,她只好跪地,不停地磕頭向母女倆道歉。

警方:

怕遭報復 加油員主動下跪道歉

“女車主并沒有要求加油員下跪,是加油員因害怕對方報復而主動下跪的。”6日下午,漢中市公安局漢臺分局七里派出所一位負責人這樣表示。

該負責人說,根據調查,5日下午5時許,29歲的漢中市民張某駕駛一輛白色奔馳轎車至漢臺區108國道七里中石油加油站加油。加油員小鄧因油槍夠不到,叫張某調頭。張某掉頭時,車輛蹭到加油機旁的樁子上。此時,坐在車后排的張某53歲的母親李某覺得是加油員小鄧讓調頭導致車輛受損,就下車與小鄧發生口角。隨后,李某對小鄧推搡后,小鄧與李某發生廝打。

該負責人說,雙方在被加油站其他員工勸開后,李某追至加油站大廳,在收銀臺處再次拳打小鄧。小鄧還手與李某對打。此時,張某看到母親嘴唇受傷,就上前與李某一起用拳頭毆打小鄧。后張某揪住小鄧衣服要她向其母親道歉。小鄧因害怕遭到對方報復,主動在收銀臺外下跪向李某進行了道歉,隨后三人再未發生摩擦。

經過漢中市中心醫院診斷,小鄧傷情為頭部外傷、輕微腦震蕩、左側面部輕微軟組織挫傷。經漢中市人民醫院診斷,李某傷情為右面部及胸部軟組織損傷;下唇右側挫傷。

女司機:

看到母親嘴角流血 一時沖動打人

“一開始我還沒反應過來,我媽就拉開車門下車了。”6日下午,華商報記者見到了奔馳車女司機張女士。

張女士說,當時她開車到加油站加油,在挪動位置過程中蹭到防撞柱,聽到車輛剮蹭的聲音后,坐在后排的母親突然拉開車門下了車。她在車上想著母親和加油員吵幾句就會離開,沒想到這時兒子也下了車,她便下車去抱兒子,并勸說母親離開,沒想到此時雙方發生了肢體沖突。

隨后,母親追著加油員進了營業廳,她便抱著兒子趕去想勸說母親離開,但兩人已經廝打在了一起,而當她看到母親嘴角流血時,一時沖動便打了加油員。“我就想讓她給我媽道歉,沒想到她突然就給我跪下了,當時把我還嚇了一跳。”張女士說,隨后警方也趕到了現場并對此事進行了調解。

漢中市公安局漢臺分局七里派出所一位負責人說,目前經過雙方自愿協商,李某、張某已向鄧某當面道歉并賠償了醫藥費,雙方達成諒解。同時,他們已按照治安案件受理了此案,具體情況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心理專家:

受影響最大的是2歲半孩子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從視頻中可以看到,張女士2歲半的兒子在旁邊目睹了整個過程,還試圖上前去拉外婆。西安舒雅心理咨詢中心首席心理咨詢師張芳說,此次事件中,受影響最大的還不是當事人,而是這個小小的“旁觀者”。當母女倆在撕扯毆打加油員的時候,很顯然她們沒有考慮到身后有雙驚恐的眼睛會記錄下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也就是說母女倆的形象會以畫面的方式定格在孩子心中,幼小的孩子并不能解釋所看到的一幕,但是這種記憶會儲存下來,成為他以后理解和看待自己家人的“基本素材”,這種印象是用語言修改不了的。母女倆的行為會直接導致孩子沒有安全感,如果不及時疏導,以后可能還會引發如夢魘、抑郁、破壞行為、性格暴躁等問題。

對話女司機:

沒想到她會跪下道歉

華商報:你母親下車前,有沒有和你溝通?

張女士:聽到車被蹭的聲音,她突然就下去了,當時我想著她們吵兩句就算了。后來我下車后,還勸我母親說“走了走了,別吵了”,沒想到她們卻越吵越兇還動起了手。

華商報:在收銀臺內,為何你也動手打了加油員?

張女士:我當時看到我媽嘴角流了血,只想著她咋受傷了,一時沖動就上去打了加油員。

華商報:你們有沒有讓加油員跪地道歉?

張女士(哭著說):絕對沒有,我當時只是著急想讓她給我母親道歉,但她一出柜臺突然就跪下了,我當時也慌了,還讓她快起來。

華商報:你覺得整個事件中,你們雙方誰的責任更大一些?

張女士:肯定是我們,都是我一時沖動惹的禍,我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現在也很后悔。

華商報:你有啥想對鄧女士說的?

張女士:我平時不是這樣的人,就是一時沖動,我希望她能原諒我。我現在也取得了她的諒解,就想著這件事盡快過去。

[責任編輯:林春婷]

相關閱讀

山东福彩群英会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