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江兩學生奸殺老師案最新進展:已服刑9年拒絕認罪

2018-10-29 15:15:30 來源: 華商報

0瀏覽 評論0

核心提示

2010年因為奸殺老師被判無期徒刑,9年來從冷水江到婁底市,再到湖南省直至最高法,謝某和劉某的父母堅持申訴。兩人犯案時17歲,如今,兩人已26歲,在婁底監獄里度過了9年的鐵窗生活,這起“奸師”案重回公眾視線,是因為監獄方多次勸導兩人悔罪減刑,但均被拒絕,“不白之冤誰能平”,謝某多次申訴,要求洗清冤獄。一起命案,兩個高中生的人生,兩個家庭的幸福生活,就此改變……

主講律師

■廣東卓信律師事務所律師葉竹盛

■國內資深法律人士曾杰

公檢聲音

■冷水江市公安局:案件偵查階段,警方沒有刑訊逼供。

■冷水江檢察院:悔罪認罪是獲得減刑的必要程序。此外還得在監獄服刑期間表現要好。即便要減刑也是先從無期徒刑減到有期徒刑。這個案子辦案不存在問題,但不清楚謝某和劉某為何不愿減刑。

案情

2009年8月25日晚10點

湖南婁底冷水江市制堿廠生活區發生一起命案,時年41歲的制堿廠職工子弟小學劉老師,在自家樓頂的天臺上遭遇襲擊,后經搶救無效死亡。

2009年8月27日

時年17歲的謝某和劉某被冷水江市警方傳喚。他倆當時是冷水江六中的高二學生,兩人曾在廠職工子弟小學就讀,劉老師曾是他倆的英語老師。劉某的父親是制堿廠的職工,兩家與劉老師家同在一個生活區。謝某的父親謝國東、劉某的母親許某某因涉嫌包庇兒子,隨后也被警方傳喚。經過冷水江市公安局民警三天兩夜的突審,謝某和劉某最終承認“奸殺老師”。

2010年8月19日

婁底市中院以強奸罪判處兩名高中生無期徒刑,謝國東和許某某因犯包庇罪,分別被判處3年和4年有期徒刑。

起訴書指控,2009年8月25日晚7點多,謝某和劉某從謝家來到門球場,一起用手機觀看淫穢視頻。劉某提出找個女人發泄一下,謝某說劉老師晚上經常在天臺上散步,提議對其下手。他倆攜帶木棍到天臺對散步的劉老師實施強奸……起訴書還指控,兩人逃回家后,將作案經過告訴了父母,謝國東和許某某分別叮囑兒子否認犯罪事實,謊稱案發當晚一直在家。

一審判決后,謝、劉兩家提起上訴。關押在少管所的謝某開始寫申訴書。

2010年12月

湖南省高院維持原判。

2017年4月

謝國東和劉某的父母把案件申訴材料遞送到最高法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目前,湖南省高院已經著手調查本案。

2018年10月

如今,謝某和劉某如今已26歲,兩人在婁底監獄已服刑9年。兩人堅持不寫悔罪書,拒絕減刑。

事件

不能洗脫罪名 愿意老死在監獄

謝國東,湖南婁底人,謝某之父,今年50歲,曾因包庇兒子罪被判3年。日前,謝國東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表示,9年來,他一直堅持為兒子申訴。兒子多次向他表露自己是清白的,希望得到公正的裁決,所以一直不同意減刑。

2017年4月,他和劉某的父母把案件申訴材料遞送到最高人民法院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目前,謝國東和案件代理律師葉竹盛表示,湖南省高院已經著手案件復查。

10月27日,華商報記者從湖南婁底監獄和代理案件的律師處證實,案件已引起有關方面的關注,日前,湖南省高院的法官已兩次前往婁底監獄對謝某和劉某進行提審。

謝國東告訴華商報記者,他每月都要去監獄會見兒子,一般見面主要是問申訴的進展情況,也詢問身體健康和學習情況。10月19日,他去監獄會見兒子,兒子仍然堅持申訴不愿減刑。

謝國東表示,最近婁底監獄的工作人員多次找兒子談話,只要兒子能寫悔罪書認罪就能獲得減刑,但被兒子拒絕。在謝國東提供給記者的一份摁有謝某手印的答復材料中,謝某明確表示,拒絕寫悔罪書認罪伏法,他不愿意減刑,他要堅持申訴,他希望的是無罪釋放。歷經從中院到省高院的審判,他都沒有認罪,他和劉某要下決心申訴到底,哪怕是老死獄中,也絕不后悔,“我不需要靠認罪去減刑!”

謝某曾告訴律師,他堅決不悔罪的原因是,案件在偵查階段時,他們被冷水江警方刑訊逼供才認罪,進了監獄后他們不會再認罪了。但就警方是否涉嫌刑訊逼供,冷水江市公安局當年主辦案人在回應媒體采訪時明確予以否認,案件偵查階段,警方不存在刑訊逼供。

謝國東對華商報記者表示:“我覺得兒子懂事了,前一陣兒過中秋節,我說給他買點月餅,但他卻說:爸爸,我不喜歡吃月餅。他實際上很體貼父母,他知道家里現在山窮水盡,考慮為家里盡可能地省錢。”

謝國東說兒子性格要強,認準的事會堅持去做。兒子在監獄中把省下來的錢買了紙和筆,“他的鋼筆字寫得不錯,不僅寫了200多頁的日記,還堅持自學英語。別的犯人嘲笑他,都判了無期還學個啥勁兒,但他總是埋頭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截至10月27日,華商報記者反復撥打婁底監獄和檢察院和冷水江辦案工作人員的辦公電話和手機,想就案情和謝某獄中表現以及減刑情況進行采訪,對方要么不接聽電話,要么不等記者講完即掛斷電話。

冷水江檢察院一負責人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悔罪認罪是獲得減刑的必要程序,此外還得在監獄服刑期間表現要好,才能申報監獄管理局審核。這個案子他清楚,即便要減刑也是先從無期徒刑減到有期徒刑,而且減刑后實際執行的刑期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他認為這個案子辦案不存在問題,但不清楚謝某和劉某為何不愿減刑。

說法

堅持不減刑會終生監禁

案件代理律師、廣東卓信律師事務所律師葉竹盛日前接受華商報記者采訪表示,根據減刑認定相關規定,只有寫悔罪書后才能減刑。服刑9年來,獄警多次與兩人談話,建議寫悔罪書,先爭取減刑,同時告知他倆,這不影響申訴,但是兩人堅決不愿意減刑。

葉律師介紹,刑法第78條規定,被判處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如果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確有悔改表現的,或有立功表現的,可以減刑。因此減刑的前提是“確有悔改表現”,也就是必須要寫悔罪書。根據刑法第78條規定,無期徒刑減刑的,實際執行刑期不少于13年。因此如果兩人一入獄就寫悔過書同意減刑,預計2022年前后就可以出獄,那時兩人才30歲左右。

葉律師認為,從2009年兩人17歲時被抓算起,兩人已服刑9年,并且堅持不認罪不減刑。從會見中可以了解到,謝某清楚地知道被判無期徒刑堅持不減刑的后果,“要么清清白白出去,要么死在里面”。兩人最終如果堅持不減刑,那么不減刑的后果就是一輩子出不來,只能終生服刑,會服刑至死。

國內資深法律人士曾杰認為,首先,服刑期間寫悔罪書并不會影響申訴。因為從刑事案件再審申訴程序來看,申訴的主體可以服刑人員本人,也可以是服刑人員的近親屬,所以如果服刑人員在監獄內寫悔罪書,但是其近親屬卻為其申訴,法院仍會依法受理申訴材料進行立案審查,如果審查認為符合再審條件,依然會啟動再審程序,此時服刑人員本人是否寫了悔罪書,并不重要。因為法院受理申訴后,關鍵就是看申訴材料本身的是否能提供新的證據、新的事實證明原判決有錯誤,或者證明生效判決違法程序,影響了公正審判。

曾杰指出,河南趙作海被冤判故意殺人案,趙作海在偵查期間,做了9次有罪供述。在監獄服刑的近10年期間,服從管教,認罪悔罪,曾獲得了兩次減刑獎勵。但是2010年4月30日,該案的“被害人”趙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院認定趙作海故意殺人案系一起錯案,宣告趙作海無罪。所以,刑事案件中,影響申訴本身的關鍵,依然是案件本身的證據,并不在于是否寫過悔罪書。

其次,在司法實踐中,服刑人員在服刑期間會因為不寫認罪悔罪書而被視為是不認罪悔罪,從而被認定不符合減刑條件,不呈報減刑的案例很多。國內的張氏叔侄奸殺冤案,分別被判死緩和15年有期徒刑,其中張高平在監獄內堅持申訴,拒不認罪悔罪,沒有獲得減刑,后來其被轉移至新疆服刑,依然堅持不認罪和申訴申請再審。

對于本案,曾杰表示,無期徒刑是剝奪終身自由的刑罰,如果服刑人員在監獄里始終沒有減刑,結果就是終生監禁。

曾杰認為要鼓勵謝某和劉某積極遵守監獄管理規定的同時,保障充分的申訴權利,針對其申訴的核心證據點,比如兩人的口供、現場的物證等進行反復審查,核實本案定罪量刑的事實是否都有證據證明,據以定案的證據是否都經法定程序查證屬實,全案證據能否排除無罪或者他人作案的合理懷疑,維護法律的公正和和相關人的權益。

[責任編輯:林春婷]

相關閱讀

山东福彩群英会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