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鑒定胎兒性別成黑市 抽血寄到境外檢測便知男女

2018-10-26 11:26:50 來源: 半月談微信公眾號

0瀏覽 評論0

原標題:

導讀:

二孩時代來臨,一些家庭為求兒女雙全或是生個男孩傳宗接代,寄希望于“寄血驗子”這項“新技術”。不少孕婦一旦通過非法渠道發現胎兒性別不如己愿,就可能到醫院引產。胎兒性別選擇“過界干預”將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

非法胎兒性別鑒定形成了“黑市”

近年來,我國出臺了一系列法律法規,明確禁止非醫學需要鑒定胎兒性別和選擇性別妊娠“兩非”行為。然而一些內地孕產婦花高價通過黑中介將血液樣本寄給香港檢查機構檢驗胎兒性別,“寄血驗子”形成了交易火爆的黑產業。

一名深諳“寄血驗子”之道的過來人坦陳:

“前年我懷二寶時去香港一家機構檢驗,查出是男孩,生出來也是男孩。我堂妹去年懷孕后是通過中介寄血樣過去的,檢查結果也是男孩,她今年已經生了,結果挺準的。如果去香港驗血,就要找正規的檢查機構。”

隨著技術手段的更新,社交軟件的發展,非法鑒定胎兒性別案件呈現出新特點:越來越多不法分子盯上孕婦,誘導有需要的孕婦將血液樣本送去香港檢查,鑒定胎兒性別。

半月談記者梳理各地案件發現,近年來,深圳、廈門、溫州等地破獲過多起驗血鑒定胎兒性別案,犯罪嫌疑人采集孕婦血樣后轉送香港或海外做性別鑒定。

近期,湖南隆回縣法院審理了一起非法鑒定胎兒性別案件。為牟取非法利益,被告人李小平在沒有《醫師資格證》也沒有《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情況下,靠非法購置的B超機多次非法行醫,并為多名孕婦非法進行胎兒性別鑒定。

隆回縣法院提供的判決書顯示,除了用新購置的筆記本B超機幫孕婦鑒別胎兒性別,李小平還開辟了新項目:聯系了一個名為“A湘雅遠程生殖-鄧”的微信好友,對方稱可為懷孕早期的孕婦抽血送香港鑒定胎兒性別。經與對方商量,李每送去一例送檢血樣,支付給對方2800元,而李向檢測者收費3500元至4200元。截至2018年3月,李小平利用B超機和抽血化驗的方式為多名孕婦進行了胎兒性別鑒定。

利潤豐厚,黑中介應運而生

由于利潤豐厚,不少熟悉香港醫療機構的中介應運而生,來往于內地與香港,給孕婦采集血樣,聯系香港的醫療機構進行鑒定。

中國科學院遺傳與發育生物學研究所博士、壹基因創始人王軍一告訴半月談記者,香港一些醫療機構是通過檢測孕婦血液標本中的Y-染色體基因物質是否存在,來判斷其懷的是不是男孩。如果真正掌握技術并且按照規范操作的話,準確率是比較高的,但肯定也達不到百分之百。

“不用傷害胎兒,只要抽血就能在孕早期得知胎兒性別。不用在懷孕5個月的時候去照B超,費用3000多元。懷孕3個月內不要孩子可以流產,懷孕5個月以后不要孩子的話只能引產。現在很多孕婦去香港驗血進行胎兒性別檢測,這塊市場很火。”曾赴香港抽血驗胎兒性別的女士馬寧(化名)告訴記者。

近日,浙江省平陽縣法院審理了一起“寄血驗子”非法行醫罪案。香港人李某偷偷為300余名孕婦“寄血驗子”,將樣本送至香港的醫療機構進行胎兒性別鑒定,從中獲利。

中國科學院院士、遺傳生物學家賀林說,現在孕婦通過基因檢測技術驗血來鑒定胎兒性別,再進行選擇性流產,對下一代的性別選擇是“過界干預”,必將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

應對跨省跨境“兩非”行為,加強打擊力度

事實上,《禁止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和選擇性別人工終止妊娠的規定》已于2016年5月1日起施行。隨著科技發展,“兩非”行為越來越隱蔽,且形成團伙組成產業鏈全程服務,發現線索、調查取證、處理處罰的難度加大。

湖南省醫院協會副會長李愛勤認為,“兩非”是導致我國出生人口性別比長期高位運行的重要原因。一些孕產婦到香港鑒定胎兒男女或寄血液樣本到香港進行檢測涉嫌違法進行胎兒性別鑒定,但是由于孕婦一般是與當地診所或中介點對點聯系,具有隱蔽性,加之涉及香港的醫療機構和中介,打擊起來具有一定的難度。

業內人士指出,在內地鑒別胎兒性別是違法的,在香港卻是合法的,越來越多孕婦到香港鑒定胎兒性別,應引起重視,依法打擊非法中介。

法律界人士認為,香港可以考慮出臺或細化相關法律、法規,禁止醫療機構給內地的孕婦進行胎兒性別鑒定。對于實施非法引產手術的非法行醫者保持高壓態勢,一旦證據確鑿,必須依法取締黑診所,嚴肅追究非法行醫者的刑事責任。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律師袁小露認為,要加大區域協作力度,只有衛生、公安、藥監等部門形成合力,才能針對“兩非”行為形成全國“一盤棋”的嚴打治理格局。(記者 帥才、蘇曉洲、陳文廣)

[責任編輯:林春婷]

相關閱讀

山东福彩群英会规则